黄土坡上听“回声”

刘聪梅

这是一块神奇的土地。中华民族母亲河——黄河,从巴颜喀拉山上奔腾而下,在接近世界上最深厚的高原时,突然绕了偌大一个弯,像伸出的手臂,将她搂在怀中。她,就是陕北黄土高原。

乘坐的列车仿佛在时空隧道中穿行,火车与铁轨相撞,传来远古的回声,尘封的历史纷纷呈现在眼前。

公元5000多年前,这儿“临广泽而带清流”,天空辽远,水肥而草美。从苍茫中走来一位汉子,名叫公孙轩辕,人称黄帝。人们从他遗留下的巨大脚印反推其身高,也足有三米多。他曾战蚩尤,攻炎帝,身经百战,最终一统天下。这位人文始祖死后仍然葬于出生之地——陕北桥山,即黄帝陵。当年汉武帝曾梦想长生不老,就在传说黄帝驭龙升天的地方筑起仙台。他自认功盖轩辕,那帮谋臣术士投其所好,命手下将士掬土筑坛,竟高出黄帝陵墓3倍多,而且向上铺有77个台阶,向下铺有78个台阶。也许他面对黄帝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所以才会有这“七上八下”的设计。更让他失望的是,上帝并不买这位天子的账。尽管他曾遍请高人,大炼仙丹,还是未能成仙。只有那高高的仙台与千年古柏,至今依然默立山头,似乎在见证历史,告诫来者。

人们来此探秘,发现这里山脉蜿蜒如巨龙欲腾,而黄帝陵墓恰如衔在龙口中的明珠。人们在这里还找到了龙角柏、龙尾柏,以及许多以“龙”命名的地方:龙首、龙耳寨、龙湾等等。龙的故乡原来在这里!于是,走向世界各地的龙的传人,又纷纷从四面八方拥到这里,寻根祭祖,表达拳拳敬意。

黄帝之后,这里战火纷飞,龙争虎斗,一直是中原农耕民族与西北游牧民族长期征战、争夺的宝地。

据《史记》载,秦始皇横扫六合,统一中国之后,专门命令大将蒙恬北上戍边,修筑万里长城,以阻止游牧民族侵扰。这位令“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的一代名将,被害之后,与秦始皇长子扶苏,一起葬在雕阴,也就是现在的绥德县。

走向强盛的汉朝,仍然遭受边关的骚扰,你攻我挡,战事频繁。即使用和亲的办法,也只能换来短暂的和平。四大美女之一的王昭君,正是从这儿出塞的。和亲虽然在客观上促进了民族文化的交流,但在当时那是多么让人无奈和心酸啊!

公元五世纪,北方的匈奴族单于赫连勃勃,从内蒙古草原旋风般挥兵南下,一举攻克长安城,占据了秦岭以北的大片疆域,并在陕北靖边北部,兴建大夏国京都“统万城”。面对茫茫荒原和漫漫黄沙,那雄伟的城垛依然高昂着不屈的头颅,仿佛在诉说着昔日的辉煌。

公元1038年,陕北出生的党项族首领李元昊,再次崛起,在北方建立党项民族的大夏国,史称西夏。

灾荒遍地的明代,陕北大地喊声震地,义旗连天,米脂出了个李自成,挥起闯王大旗,一举攻入紫禁城,推翻了大明王朝的统治。

……

几千年来,这块土地上,战火不断。在你死我活的一次次征战中,游牧民族由上而下,汉民族由下而上,定居下来,最终形成了多民族杂居、融合的局面。据考证,先后有白狄、羌氏、鲜卑、女真、蒙古、高丽、匈奴、突厥、党项等20多个少数民族在这里奔突、厮杀,他们像雪花一样飘落在这块土地上,而后默默地溶化消失,融入了汉民族的大家庭。

有人曾说,陕北人是匈奴族的后裔,这未免有些肤浅了。如今在陕北大地上,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已经很难考证出,谁的血管里流淌着哪个民族的血液。倒是余秋雨的话颇有些见地,“陕北人,即使衣衫褴褛地走在世界上,也会被看出是有大文化背景的人。”

(编辑 褚婷婷 审签 徐磊)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澳门金沙官方网址-澳门金沙公司登入-澳门金沙排行推荐-国家协调发展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