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病”了

伍月凤

“五一”我结婚了,然后,与爱人以旅行的方式去度蜜月,回来,婚假期满,就直接去县城上班。

父亲节来临,我带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回农村去看父母。

母亲见了,着急地说:“孩子,你可回来了。你爸最近好奇怪,不是不说话,就是自言自语。”

“啊!怎么回事?”我急了。

母亲指自己的头:“这里出问题了?”

怎么会呢?我心想。结婚时,母亲舍不得我,泪水涟涟,我也伤感落泪。只有父亲一直笑着,他笑着对女婿说,小子,家里的小麻烦就交给你啦!他笑着向宾客举杯劝酒……

“爸呢?”

“在后院,都不知道你今天来呢。”

后院,父亲静静地埋头坐在一棵大树下。面前,有一篮刚摘的豌豆、辣椒、空心菜。

走近父亲,果然听见父亲在自言自语:“这豌豆,凤儿最喜欢吃了,也不知道她婆家,会不会做给她吃。这丫头也真是,为了穿婚纱好看,把自己饿得那么瘦。”

我鼻子一酸,刚想叫父亲。又见父亲摇摇头,叹了口气:“老啰,生凤儿那年栽的这棵树,一晃,树都这么高了,凤儿也出嫁了。我却不能像树一样,给她遮风挡雨了。”

“爸!我回来了,今天做什么好吃的呀?”我调皮地从背后搂住父亲,像从前一样撒娇,顺势将头埋在父亲后背,蹭掉了脸上的泪。

“你啊!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父亲埋怨我,“以后,没事就别动不动回家烦我了,好好在婆家待着。”

父亲没有回头,抬起袖子擦了擦眼睛,“这辣椒太辣了,辣得我眼睛都疼了。”

“是啊,太辣了。”我也眼睛红彤彤地看着父亲。

(编辑 褚婷婷 审签 徐磊)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澳门金沙官方网址-澳门金沙公司登入-澳门金沙排行推荐-国家协调发展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