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书

常文选

背书,是每个读过书的人都经历过的。

从上小学一年级开始,老师就让学生背书,一直到初高中,老师仍然要求学生将重点课文记熟背会。小学阶段,在课程设置上,有早自习,专门用来让学生读课文,而且必须是大声读出来,便于记忆。课堂上,老师还会一遍一遍教学生读课文,直到会背为止。我刚入学时,第一眼看到的是高年级学生围坐在学校院子里伸长脖子大声读书和背书的情景,受到感染,后来也学着这么做。这样的读书背书过程,不但让学生记住了整篇课文,丰富了学生的词汇知识,而且对学生以后所从事的工作,大有裨益。几十年过去了,我上学期间背诵的课文,到现在都记得起来。可以说,背书,让我们每个人受用终生。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在蒲城县甘北高级小学读书。记得上六年级,教材供应不上,班主任赵仁友老师就让我们背毛主席诗词。每天清晨早自习铃一响,我们一群小学生就拿着手抄的毛主席诗词,坐在教室外边的沿台上高声朗读,一篇接一篇地背诵。到学期末,我们将毛主席的36首诗词背得滚瓜烂熟。这种无奈之举,反倒为我们这些小学生以后的学业和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上初高中,语文中有好几首毛主席诗词课程,要求进行释义和背诵。我因早都背过了,所以完成起来很轻松。

我喜欢读书,也喜欢背书,这是上学期间养成的习惯。走上工作岗位以后,遇到好的文章,做笔记不算,还要把它背下来,由此记下了不少古诗词。如读明清时期的白话文读本,记下了其中引用的北宋文学家苏轼《花影》中的诗句“重重叠叠上瑶台,几度呼童扫不开。刚被太阳收拾去,却教明月送将来。”读文学杂志的文学评论,记住了唐代诗人刘长卿的五言绝句“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月归人”和贾岛的“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这些诗句语言简洁明快,通俗易懂,形象生动,使人过目不忘。

我非常喜欢茅盾先生的散文,年轻时曾把他的《白杨礼赞》当作范文来读。平时就把它放置案头,随手翻看,时间长了,全文也能背下来。也很喜爱贾平凹的作品,他早期的那篇《语言——人道与文道杂说》美文,读了之后感觉犹如喝了一杯美酒那样醇香隽永,连读几遍,最后背诵如流。

读书和背书是一对孪生姊妹。喜好读书,就不能不背书,书中美妙的语言章节会促使你将其记下来,刻进脑子里,时时回味。时间长了,脑子里积累的知识多了,与人交谈或写作,它就会非常自然地蹦出来供你享用。最近网络盛传一段视频,是说读书与不读书的结果不一样。视频中那位教授讲道:当你看到夕阳映照下的湖畔飞落一群鸟儿的时候,你会很自然地从口中流淌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而不会爆粗口:“卧槽,好多鸟。”这就是读书与不读书的区别。当然,如果读了书却记不住,照样派不上用场。

工作经历告诉我,人的一生,仅有读书还不够,还要学会背书。读书过程中,将那些闪光的思想、动人的句子、美妙的描述成篇成段背诵下来,刻印在脑海中,搞好知识储存,日积月累,积少成多。到那时,你就会成为一个内心丰富的人,看问题想问题自然会多维度考虑;成为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奉献一己之力,发挥更大作用。

(编辑 褚婷婷 审签 徐磊)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澳门金沙官方网址-澳门金沙公司登入-澳门金沙排行推荐-国家协调发展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