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家村印象

李高艳

那天去韩塬看朋友,谈起当地的风土文化民俗,他力荐我去一趟党家村,说所有去过的人都会喜欢上那里,没有去过党家村,就不算真正来过韩塬。

出于好奇随他前往,党家村离韩城市区不远,不一会儿就到了。首先闯入眼帘的是一座牌坊,巍峨静穆地耸立在黄土平原上,进寨路极窄,蜿蜒迂回,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拐过弯,一座保存完好的古村落惊呆了我,青灰色四合院错落而有序,像从古中国画里走来,麻石砌的巷道年代久远,踩的人多了,石头表面光滑透亮,泛着清幽的光,院墙上青苔层层叠叠,新生的苍苔长在枯黄的旧苔上,生死枯荣间,见证着这座古寨的兴旺盛衰。

斜阳的余晖染黄了高大的门楼,朋友一边走,一边娓娓讲述着上马石、祠堂、文星阁、避尘珠、节孝碑的故事,恍惚间一个远去的时代展现在眼前。青砖灰瓦的四合院在暮色里静谧华美,屋顶的瓦松在一片片青苔中摇曳着,整个村落像一个没落的贵族,即便颓败,气势依然。几乎每一户的墙门都是黑色,配以红绿色门框,窄小朴素。木质门匾雕刻着诸如“耕读世家”“安乐居”“忠厚”“文魁”“登科”“太史弟”之类,白底黑字或蓝底金字,书法刻工十分讲究。

走进一户人家,一座标准的四合院呈现在眼前。整个村落的房子格局大致如此,上首的厅房和下首门房将地基的横向基本占尽,两侧厢房嵌在二者之间,围在中间的院落比较狭窄。朋友说大门两边的石头是“门墩石”,分方形、鼓形、兽形几类,方形、鼓形上雕有人物、禽兽、花卉等,形态逼真。临街的“上马石”就近墙上安有“拴马环”,有的竖着“拴马桩”,主人出入宾客来往上爬乘骑马是非常方便的,有这几样标志的门楼被称作“走马门”。门房侧的偏门,内门道迎着的山墙上是上了年代的青砖浮雕,有字亦有景。“福”“寿”为多,“福”字活泼开放,“寿”字平和厚重。景多以喜鹊,梅花及青松,仙鹤为题材,构图雕琢绝无雷同,意喻福庆长寿。

信步走到“分银院”门口,导游正绘声绘色讲述着这间院子的过往。这里曾经是韩塬乃至渭北某一时期财富最为集中的地方,年关岁末,账房先生会根据各家出勤出力情况,算好工钱,集中某天统一在此发放。想象当年分银的场面,那该是怎样的安居乐业,岁月安好!然而钱多的地方总容易招来战争,几处宅院被战火毁过。党家村只有党贾两姓,他们所拥有的财富令官匪眼红,最终引来匪患。经历过数次劫难,党贾两家深知他们的命运已连在一起,之间几乎没有内斗的传闻。

如今这些故事已成传说,这里的住户早已随着时代融入城市,然而他们无论走到哪,始终记得根在这里。每每祭祖或者其他大型活动,都会赶回来,听一口乡音,叙一段旧情,传承一段文化。战火与时间划伤的旧宅被细心修葺,乍一看浑然一体,细看总是有一些瘢痕使它越发古老大气。

一个女人让人喜欢,未必是多么漂亮,一个能让人记住的地方,不一定多么奢华。经过数度风雨,依然令看到的人欢喜,才是灵魂之美。回首最后一抹红霞坠向山后,整个党家村被薄暮蒙上一层奇异的黛青色,静谧安详,脑海里忽然冒出地老天荒,亘古不变这两个词语。

我能想象的最美最有中国传统文化风情的古村落,应该就是这里。多么希望以后的以后,它会一直保持今天的模样,从战争的炮火与人们厌旧的夹缝里逃出,像一颗落在尘埃里的明珠,惊艳着时代。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澳门金沙官方网址-澳门金沙公司登入-澳门金沙排行推荐-国家协调发展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