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神”张仁愿

大街的灯柱上嵌入张仁愿的宣传图片 渭南日报记者刘聪梅摄

渭南日报记者郑直

张仁愿,唐朝名将,与寇准、白居易并称“渭南三贤”。他是华州下邽(今临渭区)人,曾任唐朝宰相,是个能文能武的宰相。

在未定居渭南之前,我不知道张仁愿是何许人物,正是因此愈发勾起了好奇心。于是,连续数日挑灯夜战,从枯燥的文字里试图寻找千年之前的张仁愿。

渐渐地,冰冷的文字有了温度。渐渐地,方块汉字堆砌出了一个鲜活的张仁愿。

突然之间,我对自己的无知羞愧不已。因为,这个男人不一般!上马可定国,下马可安邦,是个能文能武、有勇有谋的朝廷大咖。

张仁愿是他自己改的名字,父母给他取的名字叫张仁亶,因避讳与当朝太子李旦之名而改为张仁愿。

“风神”因何而来?唐中宗李显赞其曰:器宇端雅,风神秀杰,谋韬玉帐,寄重金坛……再联想到战场上风掣雷行的张大将军,谁还可配此美誉?

虽说张仁愿与白居易和寇准是地地道道的下邽乡党,但他没有白居易耿介不屈的固执,也没有寇准性刚自任的倔强。但三个乡党有着不畏权贵、刚正不阿的共同性格特征。毕竟,张仁愿的头上也罩着“陕西楞娃”的光环。

武则天还是天后的时候,这个祖籍山西、生在长安的女人,为了取代婆婆家的大唐王朝,自己登上九五之尊的皇帝大位,采取尊崇佛教,从中寻找改朝换代的理论依据。善于献媚、察言观色的御史郭弘霸不放过任何一次升迁的机会,他将前主子的恩惠忘得一干二净,在众多大臣极力反对违法侵占婆家财产的武媚娘登基坐殿时,这个郭弘霸毕恭毕敬地写了份“天后娘娘是弥勒佛转世”的奏章,要求张仁愿共同署名上奏,遭到张仁愿的严词拒绝。

顺便说说郭弘霸的故事,这个人为了当官已经达到了不要脸的境界。“武朝”之时,已经身为监察御史的郭弘霸,见到自己的上司御史大夫魏元忠偶患疾病。听说尝粪便可以知道疾病的轻重,他自愿充当“品尝粪便大使”讨好上司。人的无耻要是达到这个“高度”,你不佩服都由不得自己。可惜,当时无人赏赐他“尝粪御史”的荣誉称号,这真是历史的遗憾!

言归正传,再说张仁愿。

张仁愿的不联名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难道自幼聪慧超群的张仁愿看不清当时的局势,武天后将代取李家而登基吗?我想,这当然不是。这是作为一名忠臣应有的本分,更是一个官员刚正不阿的高贵品质。

武周政权建立后,武则天的侄子武承嗣争当太子。当时凤阁舍人张嘉福与洛阳人王庆之等人亦上表请求立其为大周的“接班人”,又欲拉拢张仁愿联名上奏。果不其然,张王二人碰了一鼻子灰,被张仁愿直接拒绝。

一名官员,不趋炎附势,不攀附权贵,是让世人敬仰和尊重的。

张仁愿的正直更是让人敬佩不已。

万岁通天二年(公元697年),监察御史孙承景到边疆监军,回朝后自吹其亲冒矢石之状,并且还画了战图,作为证据。武则天大喜,遂升其为右肃政台中丞,并命张仁愿核实其麾下之功以便奖赏。

要是深谙官场之道的人,走走过场就行了,皇帝都发话了,你还较真干嘛?毕竟,人家是女皇的红人。可是,张仁愿偏偏不!

张仁愿仔细询问孙承景破敌的具体部署。不懂军事、假报军工的孙承景露馅了,他支支吾吾,答非所问。于是,眼里不揉沙子的张仁愿劾其冒功。被欺骗了的女皇顿时勃然大怒,一道圣旨将孙承景贬为县令。

说张仁愿是一个军事天才,毫不为过。

张仁愿在武则天统治前期,历任殿中侍御史、侍御史、右肃政台中丞等,这些都是文官职务。

万岁通天二年(公元697年),张仁愿担任军职,任检校幽州都督。到李家儿郎李显重新撑起大唐王朝时,也就是景龙元年(公元707年),张仁愿已任朔方道大总管,负责对突厥作战。《新唐书》本传记载:“仁愿为将,号令严,将吏信伏,按边抚师,赏罚必直功罪。”

张仁愿最大的历史贡献,则是筑三受降城,有效地防御了突厥的侵袭。

何谓“三受降城”?

三受降城亦称河外三城。汉朝时为外长城进攻系统的一部分,初以接受匈奴贵族投降而建,至唐朝时因后突厥汗国的兴起,成为黄河外侧驻防城群体。在张仁愿未建三受降城之前,大唐与突厥以黄河为界。景龙二年(公元708年),突厥军出兵向西进攻突骑施(西突厥别部),漠南空虚,张仁愿乘机出兵夺取漠南地区,并且修筑了三座受降城,分别为西受降城、中受降城、东受降城。这三座城均位于黄河北岸,从西向东,一字排开,相互呼应,其间置烽候一千八百所。

修筑三受降城,在军事战略方面讲,这是一次具有重大意义的军事行动,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唐朝面对突厥的被动局面。史载:“自是突厥不敢渡山畋牧,朔方无复寇掠,减镇兵数万人。”

张仁愿初建三城时,即没有设计出壅门(悬门),也没有装备守城的器械。有人不解:“此边城御贼之所,不为守备,何也?”张仁愿答道:“兵贵在攻取,不宜退守。寇若至此,即当并力出战,回顾望城,犹须斩之,何用守备生其退恧之心也?”(《新唐书·张仁愿列传》)后来常元楷担任朔方军总管时,修筑三城悬门,人们因此推重张仁愿而轻视常元楷。

不久,张仁愿回朝任职。随后升任同中书门下三品,成为宰相,并拜左卫大将军,封韩国公。同年秋,张仁愿再次督军备边,中宗李显还亲自赋诗为其饯行,赏赐无数。后又迁镇军大将军、右武卫大将军。

景云元年(公元710年),大唐再次进入风雨飘摇的岁月。短命的中宗皇帝李显被女儿安乐公主毒死后,韦后另立温王李重茂为傀儡皇帝,改元唐隆,韦后临朝称制。同年,临淄王李隆基发动政变,诛杀韦后、安乐、上官婉儿等人,唐睿宗李旦登坐大宝。

仅仅两个月后,张仁愿就被罢相,降为左卫大将军。为什么?原因在于张仁愿在这场斗争中没有站在睿宗、临淄王一边。

开元二年(公元714年)六月初十,张仁愿因病去世。

德宗建中元年(公元780年)十二月,皇帝命令详定建国以来功臣,将张仁愿等三十四人确定为上等功臣,与刘文静以及大家非常熟悉的程咬金、秦琼等并列。当然,历史上的程咬金叫程知节。

据《新唐书》记载,唐朝宰相中,文武兼修者,唯有李靖、郭元振、唐休璟、张仁愿四人。

斯人已去,徒留后人唏嘘。透过浩瀚的历史烟云,张仁愿在中国历史上空前繁荣昌盛的大唐时代,算不上最闪亮耀眼的明星,顶多属于二线明星。但是,无论是谁,只要作出了贡献,就会被后人缅怀铭记。因为张仁愿对稳定大唐北部边境付诸了诸多心血,避免了战乱,换来了安宁,后人遂在中受降城为其建祠祭祀,保佑一方平安。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澳门金沙官方网址-澳门金沙公司登入-澳门金沙排行推荐-国家协调发展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