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村关帝庙轶事

王安宁

在临渭区东塬最北端,有个闵家村。它居高临下,北瞰关中平原,俯视滔滔渭水,脚下的高铁和高速公路蜿蜒而去,是处观景的好地方。

传说这个村子历史上曾叫卢段村,后来卢段两姓相继式微,以前仅有数户人家的周氏家族却人丁兴旺,于是便改名大周村。《渭南县志》(1987年版)“村镇村落”载:“明嘉靖二十年(1541)以前有……阿杆、大周、西周”。大周村关帝庙碑文中亦有“邑城之东十里南塬有大周村”,落款“万历辛丑三社矢心增修”字样。明万历辛丑当为万历二十九年即1601年,也就是说,大周村至今至少有400来年历史了。

新中国成立后,渭南县下设区级行政机构,望华区政府就设在大周村关帝庙,下辖后来的程家乡、线王乡和丰原镇。因为大周村已无周姓之人,大周村改名闵家村。

传说古时候,山东曲阜汶水闵姓一支辗转迁到了甘肃,大约在明末清初,甘肃闵姓的一个分支又迁徙到今天的闵家村。150多年前,大周村闵姓先民又有一部分人迁到了今良田、赤水及秦岭腹地。上世纪初年间,赤水闵家每年清明都要到塬上扫墓祭祖,每到大年初一,循例还要到大周村面对神轴叩拜祖先。有一年叩拜祖先后,他们趁人不备偷走神轴。大周人发现并追赶,双方动起手来,把神轴撕成了两半。从此赤水闵家不再上塬,两村各自供奉拜祭半截神轴。本文要说的就是东塬上历史悠久的大周村关帝庙的故事。

大周村关帝庙由三部分组成,山门、山门广场和广场南端的大戏楼算一部分。大戏楼建在关帝庙南约50米,东西长约6米,进深约5米。戏楼底座为两米高台,只有演戏时架上梯子方可登台。台上为四柱承檐,上为悬山式双坡屋顶。北面两侧飞檐伸出,向上翘起。正脊上是套在一起的脊花脊兽,脊花为缠枝牡丹,脊兽为展身飞龙。顶端有扬起的鸱尾,呈张口吞脊状。飞檐下各悬着一挂风铃,每当有风吹来,风铃叮当作响,顿添无限雅趣。

前檐下两角,各有一条活灵活现的雕刻飞龙,飞龙一脚后蹬,一脚前伸,极有动感。头上双角分叉,怒目圆睁。龙口大张,嘴上的触须,脖子上的鬃毛似在凌空飞动。檐下正中是一红色火球,两边的龙作争捕状,这正是传统的二龙戏珠。舞台后方的正中央悬一白底黑字大匾,上书“韵高梨园”,意思是这里上演的将会是一幕幕高水平的戏剧。可惜这座戏楼1958年被拆除了。

庙宇火灾

大周村的关帝庙历史上曾被焚毁。那是清咸丰八年(1858)的事,直到1861年历经3年才修复。其实在焚毁前,两座大殿早已墙塌椽断,里边的神像斑驳脱皮。人们早想翻修庙宇,怎奈力不从心,只好一年年延宕。

1858年11月的一天下午,庙里私塾的3个孩子被塾师惩罚,到校背书。一下午,他们差不多全背会了,却不见老师回来,孩子们一边烤火一边嬉闹。天渐渐暗下来了,淘气的孩子们把尚未燃尽的炭火,夹进了大殿里一个已经朽出大洞的柱子里,然后回家。

这天夜里,庙里燃起了大火,映红了半边天。庙祝在拼命撞钟,村人狠劲击鼓,然而这一切已无济于事,两座大殿全烧毁了。面对熊熊火光,村上大主持手摸胡须喃喃地说:“都怪我,关帝爷早就托梦了,让重修庙宇,再塑金身,可咱们就是拖着没动工。现在神灵发怒了,这是他老人家在逼着咱们为他修殿塑身呀!”

张主持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他感到兹事体大,就是查出真相又能咋样呢?还不如推责于神,归罪于己。张主持的睿智和练达,避免了大周村围绕庙宇起火的一场纷争,把人们的注意力都引导到了重新集资修庙上,可谓是智者之举。

对联匾额

重修后的关帝庙,前殿门正中的大匾上,不是关帝庙三个字,而是关岳庙。人们发现庙内供奉的神仙只有关羽关老爷一人,并无岳武穆塑像。

关帝庙原来门匾上“关帝庙”三字,是大周村一位在北京经商的人,托人带重金登门请当时京都书法国手翁方纲老先生书写的。没想到这位翁先生一听是给关帝圣君写匾额,竟爽快地答应了,而且分文不取。他一捋长髯高兴地说:“我一辈子啥匾没写过,还就是没给关老爷写过字。这是我笔墨生涯中的一件盛事,哪还能收什么润笔!”就这样,请老先生吃了一顿饭就拿回了翁先生的墨宝。

如今重修庙宇,资金短缺,哪还拿得出钱来请名家书写匾额?这时村上一位老者说:“前多年我去了趟省西,见一处关帝庙的牌匾字绝非凡品,端庄秀丽,定为高人所写。如今资金有限,不如拿回来为我所用。”说此话者是一位书法中人。张大主持心想,既是他看上的字,一定错不了。再说这可省下一笔不小的开支。遂派他第二天就去西府。

第二天当此人来到西府某关帝庙前,举目一看,那庙门竟写的是“关岳庙”三个字。他一拍脑门:“瞎了!我咋没注意,把关岳庙记成了关帝庙!”庙祝见他急得团团转,便对他说:“老人家,你来一趟委实不易,不如就把关岳庙三个字拓回去,你们村大人多,兴许能想出解决办法。”

就这样,那位长者只好拿着“关岳庙”三字的拓片回到村中。书法讲究的是一气呵成,就是同一个人,不同时间、不同场合、不同心境写的字也会不尽相同,看来找人补写不现实。最后还是大主持一锤定音:“关岳庙就关岳庙,以后有机会再在后院塑一座岳武穆的神像就是了。”

就这样,原来的关帝庙鬼使神差变成了关岳庙。时过境迁,塑岳飞像的事也一直没有兑现。但不管门匾怎么变,附近人还是把这座庙称为关帝庙。

绝妙两对联

新修的关岳庙有一处特别吸引人,尤其是那些文人雅士。大周村关岳庙前殿有两副白底黑字的对联。东边一副上书:“赤面兼赤心骑赤兔马毋忘赤帝;青灯观青史秉青龙刀不愧青天。”西边两联是:“有君臣之意见吾不拜纵然何妨;无兄弟之情任尔焚香满炉奚益。”前联勾画了关羽英勇善战义薄云天的伟岸形象,赞颂他忠于汉室不忘兄弟之情的高尚品德。后联是对拜祭者的提醒和劝告,忠告来人君臣之义和兄弟之情不在表面,而在心中的坚守。

在这里,不妨简说一下关羽的发达史。关羽,字云长,山西河东解良县(今运城)人,三国时蜀汉大将,在桃园三结义中和刘备张飞结为异姓弟兄。一部三国演义,把关羽的忠贞义勇推向了华夏男子汉的顶峰。在后世统治阶级不断渲染下,关羽一步步完成了从人到神的嬗变,到清代甚至被奉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被称为“武圣”,和孔子的“文圣”齐名。在中华大地上,古时最多的神庙就数关帝庙,就连日本、东南亚也有大批他的信徒。

“尼山屏寺”有玄机

在重修关帝庙时,大周村人个个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令人特别感动的是老秀才闵永庆,小名炳时。他平日省吃俭用,却一下捐银九十四两,几乎是他的全部家当。按咸丰年间一两白银可购小麦200公斤算,这些银两可买两万公斤小麦,这些小麦按现时计价,有四五万元之巨。

永庆老人本农耕之家,当时年已七旬,后来有人问他:“你一下捐出那么多白花花的银子就不心疼?”他随口编了个故事敷衍说:“10多年前,我那孙子得了一场大病,怎么也治不好,后来服了关帝爷赐的神药(香灰),才慢慢转危为安。关帝爷对我家有救命之恩,这点银子又算得了什么!”

后来为旌表修庙中的有功人物,专门几次开会商量。有人说,村上不是已经给老人披红挂花,还组织锣鼓队送了一面“乐善好施”的匾牌吗?还有人说:“村上不是要刻一通《重修关帝庙功德碑》吗?把老人名字刻在碑首就行了。”张振江大主持说:“红花不能天天戴在胸前,善匾只能悬在家里。功德碑的位置又不显眼,再说对不识字的人它就是一块哑巴石头。老人捐出的钱可是一笔没有先例的巨款呀!不在醒目的地方,采取特殊的方式,就不足以旌表和弘扬他老人家的德行和善举。”

最后大家想了个办法:在山门和关帝殿之间,加修一道东西走向的墙,把关帝庙分为前后两个院落。把关帝庙门匾从山门挪到殿前,在隔墙中间修一个大圆门,上刻“尼山屏寺”四字。“尼山”暗含孔子的名和字,“屏寺”二字既显风雅,又谐音闵永庆老人的小名炳时。但凡进入庙宇的读书人都会口念“屏寺”二字,老人“炳时”就会在以后的岁月里被人们不时提起。

就这样,既没有山,也没有佛像和和尚的大周村关帝庙,在外来人心中又多了一层疑云。

香案和焚纸炉

关圣殿中的关公,赤面长髯,身披绿袍,右手捋须,左手托书,为夜观春秋状。右边站立着捧印的关平,左边是双手紧握青龙偃月刀的周仓。殿前香案上摆着独具匠心的香筒和烛台。香案长整五尺,这香筒也不同于一般香筒,它的容量刚好为一升。村民因度量发生口角,双方往往一同到庙里理论。长度问题找香案解决,容量纠纷靠香筒说话,让关帝庙成了乡亲们自我断案的地方。

周家村关帝庙过去设有私塾,在南院东部,建有一座焚纸炉。高八尺余,上部与底座均为一米见方的正方体,中部收缩为束腰状,最上边有宝顶,宝顶下是四角翘起的飞檐。西边是上圆下方的小门。两边有对联,上联:“炉焚仓颉字”;下联:“火化梓童文”;上额:“敬惜字纸”。其余三面有排烟孔,整座小炉古朴典雅,小巧玲珑。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澳门金沙官方网址-澳门金沙公司登入-澳门金沙排行推荐-国家协调发展试验